新闻是有分量的

“童装之都”浙江织里 让更多人在这里找到“家”

2018-09-11 14:03 栏目:海立方网址

  【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】让更多人在这里找到“家”

  ——中国小城镇建设的“织里样本”(中)

  不久前,56岁的赵明党把全家的户口从千里之外的辽宁沈阳迁到了浙江织里镇。从到织里经商、办厂,到如今一家人在这里安家,在织里工作生活了17年的赵明党说:“选择这里,是因为看中了织里的整体环境。”

  改革开放40年来,织里走出了一条产、城、人融合发展之路,让更多人在这里找到“家”的感觉。

  “借着这里的气场,生意做得完全不一样”

  作为童装之都,童装业是织里的支柱产业。从家庭副业到形成专业市场,再到形成产业集聚,是改革开放40年织里走过的发展轨迹。

  目前,织里的经济体量占湖州市吴兴区的三分之一,是引领湖州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。吴兴区委书记吴智勇说,改革开放至今,织里已成长为湖州市重要的商贸窗口。

  织里现有童装企业1.3万余家,与童装产业相关的企业占全部企业的近90%,童装产业占织里经济的比重超过60%。

  因织而兴,因织而盛。在吴兴区委常委、织里镇党委书记宁云看来,织里“以业聚人”,是典型的因纺织业而兴起的城镇。产业的发展带来了商品和人口的聚集,形成的产业空间又促进了城镇功能的完善。

  目前,在织里童装产业链中,还有年交易额达五六十亿元的3000多家为童装配套的印花、绣花、罗纹、面辅料工厂,并形成了与此相关的劳动力市场、联托运市场等。

  此外,不仅“织里中国童装城”具备了交易、展示、研发、信息、商务等功能,围绕童装产业,织里还建成了配套的设计中心、质检中心、信息中心、展示中心,以及以童装商会为主的各类行业协会。

  “交易成本降低,有更多的信息与合作机会。”41岁的河南人艾斌在织里开了一家叫艾铄的童装企业。这几天,他正忙着跟老客户沟通,为新一季童装销售做准备。“曾在老家开过童装店,但生意一般。”艾斌说,之所以来到织里,是因为“这里是中国童装之都,借着这里的气场,生意做得完全不一样。”

  由“童装名镇”向“童装强镇”升级

  走进位于吴兴大道上的织里电子商务产业园内,店家门口包装箱堆积如山,工作人员或忙着接待网上客户,或忙着打包快件,忙得不亦乐乎。如今,电商的种子已在这个浙北小镇生根萌芽,“电商换市”为传统童装企业的转型打开了新业态。2017年,织里童装实现线上销售70亿元。

  对于织里未来童装业的发展,镇长陈勇杰说,他们正拟与杭州职业技术学院共同筹建中国童装学院,还将打造占地面积1000亩的童装上市企业总部园,建设织里童装物流园区。

  “帮助解决产业对品牌、人才、仓储、物流等需求,为进一步打造千亿级童装产业提供支撑。”陈勇杰表示,将加快织里由“童装名镇”向“童装强镇”的转变。

  除了传统的童装,一批计划总投资累计百亿元的新项目在当地加快建设,涉及先进装备制造、电商、旅游、现代商贸、基础设施及社会事业等多个领域。“这将成为推动织里快速发展新的引擎。”陈勇杰说。

  织里老街是织里童装产业的发祥地。说起这条街的“前世今生”,织里村村民朱师傅激动不已。“以前,这条路环境很差,都要绕着走的。”他笑着说,“现在开始拆迁整治了,真不错!”在小城市培育试点中,织里计划投资15亿元重塑老街一带,将昔日没落的旧域打造成文化街区。

  栋梁新材、珍贝羊绒、阿祥重工、东尼电子……经过多年努力,织里涌现了一批童装之外战略性产业的排头兵。2017年,织里镇固定资产投资126亿元,财政总收入27亿元,税收收入17亿元。

  人始终是城市发展的根本

  “中国十佳童装设计师”霍润才把自己的工作室开到了中国织里童装设计中心,“把老公司的样衣制作设备全都卖了,因为设计中心这里都有,还免费使用。”霍润才现在一心琢磨设计,已经跟迪士尼、西松屋等很多大品牌实现了合作。

  通过各大平台吸引高端设计人才,目前织里的各类童装设计师已近5000名。“给越来越多外来人员创造就业创业机会,让越来越多新织里人把家安在织里。”吴智勇认为,在推行产、城、人的融合发展中,人始终是城市发展的根本。

  走在今天的织里街头,随时可以遇到操着不同口音、说着不同方言的“新织里人”。

  45万常住人口中,有35万外来人员。陈勇杰认为,产业是城市的活力,作为一个乡镇,承载了如此之多的外来人口就业创业,这要求织里不断地推动产业升级,更好地让大家在织里精业乐业。

  李培全的“林芊国际”,是从广东“迁徙”到织里的童装企业。“当年在佛山经营童装,但发现那里大部分规模童装企业到了一定阶段就止步不前了,出现了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弊病。”李培全说,在织里做童装,只要有想法谁都可以成为英雄,这里是一个充满奇迹的城市。

  李培全制订了一个5年计划:有自己的工业园、研发中心、销售团队和物流中心,而这一计划不到4年就实现了。这条路子正是织里童装产业在政策引导下由劳动密集型转向“技术流”的飞跃路径:优化人才结构,引入高端人才,为织里城市发展集聚新的人气。

  来自广西苍梧的李伟标是一名“新织里人”,也是首届“五星知礼人”获奖者。小李进入织里镇首家上市企业——浙江栋梁新材股份有限公司工作后积极参与多个技改项目,为公司降低能耗作出贡献。“‘知礼人’评选还给我出书,真是惊喜。织里已是我的第二故乡,在这里创业、生活我很有归属感。”小李说。

  “知礼人”是织里打造的品牌活动,镇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举办这项活动是织里重塑礼仪之邦的内在要求,也是推动产、城、人融合的平台。

  在织里,由新老织里人共同参与的志愿者队伍有20多个。“平安大姐”志愿者团队的24名成员来自全国10多个省,除了开展公益活动,还成立了湖州安姐实业有限公司,目前已有百余人就业。

  “有了稳定的工作,日子一天天好起来,人都比以前有精神了!”来自贵州的张泽龙笑着说,“织里是我的第二故乡,很高兴能在这里工作生活。”

  (作者:董碧水 陈卓琼 吴蕴聪)